2014年5月25日 星期日

馬拉吉隆坡 // 游水野生翡翠忘不了

註:本文於2014年05月25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
    “忘不了之父”王詡穎先生位於吉隆坡的旺星酒家,如今已改名為“忘不了飯店”,並遷址到西邊的八打靈再也(Petaling Jaya),乃吉隆坡的衛星城市。傍晩從吉隆坡乘坐的士前往,必定大塞車,非預一小時不行。由於交通不便,王生說將來會再搬舖。

    今年才推出的“翡翠忘不了”,魚身比“忘不了”短得多,從前王生以為是畸形,故沒賣,後來試過發覺比“忘不了”美味,故推出市面,由於魚身呈淡綠色,故稱之為“翡翠忘不了”以分別之。他說鄰埠食家只有韜韜吃過,連蔡瀾也未嘗試,香港媒體亦只有《蘋果日報》介紹過。澳門媒體當中,應是《澳門日報》本專欄最先提及。

    去到酒家,碰巧王生也在,他立即帶我去魚缸看魚,共有兩條在游水,一條是我預訂的,另一條是後來返貨的。我怕兩公婆吃不完,故要了較細的那條,秤過,重一千一百克。

    魚身本呈淡綠色,劏後即變墨綠色,去除內臟後,廚師將魚兩邊攤開放碟上,連鱗一起蒸,最後淋上滾油便成,豉油則分上,隨自己喜歡蘸之。先試魚鱗,質感實淨,頗有趣;試後,店員會將魚鱗夾起,炸後拌以咖喱粉給你,入口鬆化香脆又冶味,認眞不錯。

    輪到魚肉,先試魚雞,即胸鰭,滑嫩得很,魚油極豐富,更勝北海道喜知次,充滿獨特幽香,豈只沒泥味,甜味比海魚更甚,果然名不虛傳。魚腩也肥美,香得過分,未吃過如此甜美的河魚。王生說魚頭最好吃,確是膠質豐富,甜美非常,尤其魚嘴充滿彈性。吃後雙唇像塗了潤唇膏,碟子亦留有一層凝結的厚油,十分誇張,可見此魚油分之重。如此出衆美食,令人難忘,只是價錢太高,試過一次便足夠。王生說下次可試Munyalan,因水準也高,價錢只是“翡翠忘不了”的三分一。下次再遊吉隆坡時,定往試之。

    地址:1, Jalan PJS8/17, Dalaran Mentari,46150 Petaling Jaya;電話:○三 五六一一九六○二 

    (食在馬來西亞—野生翡翠忘不了 · 下) 


魚身本呈淡綠色
魚身本呈淡綠色

從魚肚剖開
從魚肚剖開

把魚兩邊攤開才放碟上蒸
把魚兩邊攤開才放碟上蒸

連鱗一起蒸好,只差淋滾油便可
連鱗一起蒸好,只差淋滾油便可

試少許魚鱗後,店員會將魚鱗夾起,炸後拌以咖喱粉給你
試少許魚鱗後,店員會將魚鱗夾起,炸後拌以咖喱粉給你

魚雞即胸鰭,滑嫩得很,魚油極豐富,更勝北海道喜知次,充滿獨特幽香
魚雞即胸鰭,滑嫩得很,魚油極豐富,更勝北海道喜知次,充滿獨特幽香

魚腩也肥美,香得過分,未吃過如此甜美的河魚
魚腩也肥美,香得過分,未吃過如此甜美的河魚

碟子留有一層凝結的厚油,十分誇張,可見此魚油分之重
碟子留有一層凝結的厚油,十分誇張,可見此魚油分之重

魚鱗炸後拌以咖喱粉,入口鬆化香脆又冶味
魚鱗炸後拌以咖喱粉,入口鬆化香脆又冶味

店中還有其他馬拉河魚供應,不過最好提早預訂
店中還有其他馬拉河魚供應,不過最好提早預訂

“忘不了之父”王詡穎先生位於吉隆坡的旺星酒家,如今已改名為“忘不了飯店”,並遷址到西邊的八打靈再也 (Petaling Jaya)
“忘不了之父”王詡穎先生位於吉隆坡的旺星酒家,如今已改名為“忘不了飯店”,並遷址到西邊的八打靈再也 (Petaling Jaya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