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5月18日 星期日

馬拉吉隆坡 // 馬來西亞最新河魚王

註:本文於2014年05月18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“忘不了之父”王詡穎先生手拿剛劏好的“翡翠忘不了”,是今年才推出的品種。
“忘不了之父”王詡穎先生手拿剛劏好的“翡翠忘不了”,是今年才推出的品種。

    馬來西亞河魚王“忘不了”,動輒數千元一條,價値不菲,相信不少澳門人都聽過,愛陰謀論的更會視之為噱頭。

    為了滿足好奇心,並證實是否好吃,故早前遊馬拉時,便計劃一嘗此魚,決心花費一次買個眼界,且吃的是游水貨,怎也比港澳的急凍貨好。經過一輪資料搜集,發現原來今年剛推出比“忘不了”更高級的“翡翠忘不了”,於是提早兩星期,越洋致電吉隆坡唯一提供此魚的酒樓訂魚,最終更聯絡到“忘不了之父”王詡穎先生。

    “翡翠忘不了”每公斤索價千八令吉,即是港幣四千三左右,比“忘不了”貴一倍。因我只兩公婆嘗之,故問可否訂一公斤左右的。王先生十分健談,說沒問題,一有消息便通知我,結果一星期後幫我找到兩條一公斤左右的,養在魚缸中,待我往吉隆坡時再挑揀。

    此魚為何如此矜貴?本名Empurau,以東馬砂勞越的詩巫出產最聞名,因愛吃當地盛產的風車果,故全身充滿魚油,兼有獨特香氣,跟西班牙黑毛豬猛吃橡果異曲同工。不過此魚生長速度慢,故產量極少,花一天時間可能只捉到幾條,且政府規定只許當地原住民捕捉,可想像當地酒樓取貨時價格已不低,加上活着空運到吉隆坡,又是成本,所以吃正貨的話,其實酒樓所賺不多。

    “忘不了”此名,是王先生改的,他出生於砂勞越詩巫,為大力推廣大馬河魚,故以Empurau打頭陣,改個易記的中文名,寓意吃後味道忘不了,此後大受歡迎,連鄰埠食家蔡瀾及韜韜也專程飛往大馬找他。

    後來不少酒樓爭相賣之,可惜不少假貨湧現,就連當地酒樓也中招,食客吃後當然大叫搵笨,以為是噱頭多於質素。故王先生取貨,非親身飛往砂勞越不可,因為某些原住民竟連他也敢欺騙,最後當然逃不過他的法眼。下周再談。

    (食在馬來西亞——野生翡翠忘不了‧上)


“翡翠忘不了”魚身比“忘不了”短,每公斤索價千八令吉,即是港幣四千三左右,比“忘不了”貴一倍。
“翡翠忘不了”魚身比“忘不了”短,每公斤索價千八令吉,即是港幣四千三左右,比“忘不了”貴一倍。

“忘不了”此名由王先生所改,他出生於砂勞越詩巫,為大力推廣大馬河魚,故以Empurau打頭陣,改個易記的中文名,寓意吃後味道忘不了。
“忘不了”此名由王先生所改,他出生於砂勞越詩巫,為大力推廣大馬河魚,故以Empurau打頭陣,改個易記的中文名,寓意吃後味道忘不了。

鄰埠食家蔡瀾及韜韜要吃忘不了,亦專程飛往大馬找他。
鄰埠食家蔡瀾及韜韜要吃忘不了,亦專程飛往大馬找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