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2月23日 星期日

意大利巴里 // Trofie‧蠶豆茸‧鱸魚柳

註:本文於2014年02月23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Trofie con Crema di Zucchine e Speck,直譯是“Trofie伴翠玉瓜忌廉與煙燻風乾肥肉”
Trofie con Crema di Zucchine e Speck,直譯是“Trofie伴翠玉瓜忌廉與煙燻風乾肥肉”

    繼續談“La Locanda di Federico”。吃完前菜,輪到first course,叫了“Trofie con Crema di Zucchine e Speck”,直譯是“Trofie伴翠玉瓜忌廉與煙燻風乾肥肉”。

    Trofie乃北意Genova的短意粉,不建議在南意吃,不過是次自由行不去Genova,而又難得遇上此物,故試之。這種意粉,長約三公分,兩頭尖,形似我們的銀針粉,不過粉糰是橫向捲成的。吃落質感實淨,內裡半生,像未熟的粉糰,乃典型的意大利人口味。翠玉瓜忌廉帶點靑色,不是靑醬(Pesto),而是翠玉瓜打碎做成,不過分稠,不會像打茨般,吃得舒服,不怕膩,比澳門人做意粉的白汁高明得多;切條的煙燻風乾肥肉(Speck)煎得非常焦香,味道濃烈,吃落鬆化,不硬實,非常不錯。

    Puglia區流行蠶豆茸,故要了“Fave e Cicorie”試試,直譯是“蠶豆與苦菜”,以切片的烘麵包包着大量蠶豆茸,再放苦菜於表面。驟眼看,蠶豆茸似薯茸,吃落味道很濃,是純純的蠶豆味,只是沒薯茸般滑,我猜因為不下牛油或忌廉。苦菜英文是Chicory,又叫菊苣,煮得很腍,像廣東老火湯的湯渣般,乃一貫意大利人煮法,味道卻很苦,澳門人應該吃不慣,我則抱着開眼界的心態去試。至於那麵包,很粗糙,沒啥特別。

    至於second course,只叫了一款,就是“Filetto di Spigola alla Federico”,Federico乃店名,故可稱之為“公司鱸魚柳”。將魚去頭尾起骨,切出魚柳兩大片,只簡單地加水及橄欖油烚好,再落車厘茄埋尾,便撈起放上碟,非常簡單,此做法叫“in guazzetto”。由於沒整色整水,故吃到魚柳本身的自然甜味,而且魚味豐富,肉質細嫩,不霉也不嚡,完全不遜廣東人的蒸魚。

    由於太飽,沒試甜品,最後店家送我們一人一小杯餐後酒,是Lemoncello,乃南意流行的檸檬酒,澳門也有得賣。本是黃色略透明,店家送的是Crema版本,偏淺色,且不透光,喝着有清新的檸檬酸香,不錯不錯。

    巴里篇至此結束,下篇開始南下至Basilicata區談Matera。

    地址:Piazza Mercantile 63, Bari

    (意大利自由行-巴里篇‧完)

Fave e Cicorie,直譯是“蠶豆與苦菜”
Fave e Cicorie,直譯是“蠶豆與苦菜”

Filetto di Spigola alla Federico,Federico乃店名,故可稱之為“公司鱸魚柳”
Filetto di Spigola alla Federico,Federico乃店名,故可稱之為“公司鱸魚柳”

Filetto di Spigola alla Federico,Federico乃店名,故可稱之為“公司鱸魚柳”
Filetto di Spigola alla Federico,Federico乃店名,故可稱之為“公司鱸魚柳”

最後店家送我們一人一小杯餐後酒,是Lemoncello
最後店家送我們一人一小杯餐後酒,是Lemoncell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