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0月20日 星期日

日本東京 // 五代目野田岩

註:本文於2013年10月20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本館門面
本館門面

    在港澳吃鰻魚,除非光顧高級的店,否則十成十使用內地或台灣的養殖貨,肉質偏霉,而且充滿泥味,魚味也淡,沒大量的死甜醬汁不行,但港澳一般人已習慣這味道,以為日式鰻魚皆如此。

    以為到東京便可隨便吃到日本產的?其實一般價錢的話,也採用中國及台灣的,只有少數的高級店才會供應日本養殖的,甚至是野生的天然鰻。想吃的話,聞名的有“駒形前川”、“尾花”及“ 野田岩”。

    野田岩已開業二百年以上,店主金本兼次郞已是第五代,故招牌寫着“五代目野田岩”,不過店家的印刷品卻寫着“創業百六十餘年”,其實是指第五代於創業百六年時接手。

    金本兼次郞是《江戶前之流儀》一書中介紹的江戶前三大巨匠之一,其餘兩位是早乙女哲哉及小野二郞,早乙女哲哉就是天婦羅店“美川是山居”的店主,早前我也有介紹。

    他們的天然鰻來自九州有明海、宍道湖或岡山的,曾在九州吃過有明海的鰻魚,魚肉煙韌,魚味濃郁,眞的不同凡響,而且不同關東地方的先蒸後燒,在東京也吃不到這風格。

    可惜天然鰻只在四月尾至十二月供應,所以四月初光顧野田岩時,碰巧吃不到野生的,可幸養殖鰻也不差,因店家堅持用日本產的,來自靜岡及鹿兒島,見到這兩個地方名已信心大增。

    我們本來光顧麻布飯倉本店,由於沒訂位,剛好滿客,故店員帶我們到附近的別館,她彷彿知道我們的擔憂,故立即吿訴我們,食物也從同一廚房出來,不用擔心。別館跟本店一樣,也是古舊的建築物,樓梯、門窗及檯椅都是舊風格,加上店員都穿着和服,置身其中,仿如返到江戶時代。

    甫坐下,店員便斟了杯綠茶,然後給我們餐牌。其實不用多看,因我們早有準備,立即點了鰻魚凍、鰻魚蛋卷、白燒鰻魚定食、蒲燒鰻魚定食、鰻重(以方形漆器盛載的鰻魚飯)及鰻魚丼(蓋飯)。下周再談。

    (食在東京‧其他美食篇‧一)

別館門面
別館門面

野田岩已開業二百年以上,店主金本兼次郞已是第五代,故招牌寫着“五代目野田岩”,不過店家的印刷品卻寫着“創業百六十餘年”,其實是指第五代於創業百六年時接手。
野田岩已開業二百年以上,店主金本兼次郞已是第五代,故招牌寫着“五代目野田岩”,不過店家的印刷品卻寫着“創業百六十餘年”,其實是指第五代於創業百六年時接手。

別館的環境
別館的環境

別館的環境
別館的環境

別館的環境
別館的環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