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7月14日 星期日

日本東京 // 壽司大的Omakase

註:本文於2013年07月14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這位師傅會以廣東話說出壽司款式
這位師傅會以廣東話說出壽司款式

    店子小,只能坐十二人,一律吧檯位,以為不好?其實吃Omakase就是以吧檯位為佳,因可跟師傅聊天,談食材論產地,亦可欣賞他的手勢,高級壽司店也如此的。

    跟前有一條扁平的橫木,乃用來放壽司,有些店則一人一塊板。師傅握完一件便給你一件,除非你吃得慢,才會兩件同時出現於板上。甫坐下,先放上幾片酸薑片,再給你一杯綠茶,然後就是一件玉子燒。一般來講,玉子燒是Omakase作結的食物,它的出現,代表用餐已近尾聲,只餘湯及甜品便完成,不過壽司大就是相反,而且同時給你一碗麵豉湯。

    說回玉子燒,厚得近乎正立方體狀,大小有如戒指盒,吃落質感鬆化,但是嫩度一般,蛋香不算濃重,有甜香,整體來講不錯,至少勝過澳門不少店,但不能跟銀座的比。麵豉湯內有魚塊,但湯味不算很鮮美,因日本有更多更好的,但同樣勝過澳門一般店。

    最先登場的壽司,是大拖羅,握得形狀不美,吃落有彈性,也緊致,帶點煙韌,亦有鮮味,算是不錯,但不可能跟靑森大間的野生貨比。再來是左口魚,其特色是肉質緊致,而不是軟腍的,因白身魚都淡味,故師傅淋上酸柑汁及灑上鹽,味道不算極鮮美,但也好吃。

    第三件是金目鯛昆布締,因為以昆布包着金目鯛醃過,故魚生已有鹹味,令味道帶鮮,至於質感,亦非常之軟滑。第四件是海膽軍艦,沒討厭的明礬味,質感夠滑,但未算很鮮甜,始終在北海道當地吃的最佳。第五件是鰺,即池魚,日文讀作Aji,魚生中間剖開再放葱粒,吃落頓覺魚生的肥美,而且軟滑中帶少許彈性,也有少許的爽,以這價錢來講水準很不錯。

    第六件是北寄貝,不少人以為是紅色的,其實那些都是熟的平價貨,在日本吃的話,都是生的,所以表面呈淺灰色。吃落爽中帶滑,不怕韌,鮮美度則中等,因比不起北海道吃的。

    下周再談。

    (食在東京‧壽司篇‧七)


玉子焼,是Omakase作結的食物,它的出現,代表用餐已近尾聲,只餘湯及甜品便完成,不過「壽司大」就是相反,且同時給你一碗麵豉湯。
玉子焼,是Omakase作結的食物,它的出現,代表用餐已近尾聲,只餘湯及甜品便完成,不過「壽司大」就是相反,且同時給你一碗麵豉湯。

お椀,是麵豉湯
お椀,是麵豉湯

お椀,是麵豉湯
お椀,是麵豉湯

大トロ
大トロ

左口魚
左口魚

金目鯛の昆布締め
金目鯛の昆布締め

海膽軍艦
海膽軍艦

鯵(池魚)
鯵(池魚)

ホッキ貝(北寄貝)
ホッキ貝(北寄貝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