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6月20日 星期一

靚土魷湯麵‧《劉新記》

店內的舊照片,見証《劉新記》的歷史 / 拍攝:老陳
劉先生由街邊擺檔開始,經營至入舖,後來拆舖起樓,又再搬回原址,一直營業至今,已五十多年。

說的是鏡湖馬路的《劉新記咖啡室》。

《劉新記》的門面不甚起眼 / 拍攝:老陳
看招牌,色澤暗啞;望店內,環境似足八十年代,而且食客稀少。所以就算是澳門人,行過這條街,亦難發現這低調的《劉新記》,甚至乎沒信心入內光顧。

劉先生:「早上來的話,人客甚多,要我女兒及媳婦幫手才行。」所以午市時候,點心已賣得八八九九,尤其燒賣,我自從前年吃過之後,便一直也吃不到,只怪我早上要上班,故多數中午來幫襯,難得周六早上來光顧,不過已九時多,燒賣又是賣光。

不說不知,其實《劉新記》是澳門第一間麵店兼賣茶啡。澳葡時代的食店,要取牌照,你要是開麵店,便不能叫咖啡室(即香港的茶餐廳),是劉先生當年極力爭取,方能既賣麵又提供茶啡。

《劉新記》的門面不甚起眼 / 拍攝:老陳

用的是北海道土魷,以水浸發,好味又健康 / 拍攝:老陳
魷魚麵

講起麵食,《劉新記》的魷魚麵,相信不少澳門人也走漏眼。

可能你會話:「咪又係發水土魷!」若是這般簡單,老陳又怎會介紹給你呢?

先講坊間的土魷魚,為了便宜,多數用阿根庭貨,不過有一缺點,就是質地極硬,所以多數店都用「哥士的」浸發,沒錯,就是清潔用的「氫氧化鈉」,所以浸出來的魷魚,半透明之餘,因破壞肉身組織,令其狂吸水,故體形也大,質感偏軟,也沒魷魚味。(牛雜檔的多數是此貨色。)

《劉新記》呢?老闆堅持用「日本北海道乾魷魚」,而且只用「水」去浸發,浸過夜才用,甚花時間,好處是令魷魚爽中帶脆,兼有濃濃的土魷魚香味,可謂澳門吃過最好的土魷魚!

至於麵底,爽口有麵味,也不錯的,咖啡室來講很不錯,但當然不可跟竹昇麵比。湯底不是大地魚湯,並非麵家風格,但也夠味不淡。

簡單的咖喱雞翼麵,集廣東麵與澳葡咖喱之大成 / 拍攝:老陳
咖喱雞麵

吃「澳門式咖喱」,大家會想起《咖喱文》(啤利喇街本店)、《叠記》、《牛記》等等,都是黃薑粉上色、辣椒給辣、有層紅油的。

《劉新記》有咖喱吃?又是極少澳門人認識。

老闆說其咖喱雞翼,煮法由回歸前一位已返葡國的葡國人提供,正式牛佬風味。

所謂咖喱雞,其實就是咖喱雞翼。煮得入味,有咖喱的濃香(但不能以印度式比),不怕過份辣,非常惹味,而且雞肉易離骨,吃得容易。

以「澳門式咖喱」來講,《劉新記》的咖喱雞麵絕對值得一試。

簡單的食物也可做得很美味 / 拍攝:老陳
煎鯪魚餅

除了《正哥》的煎鯪魚餅好吃外,《劉新記》的也甚出色。

將鯪魚滑壓在平底鑊中慢慢煎香,外焦內軟且彈牙,而且有鮮味。

劉伯會為你添上豉油,而碟邊還有甜醬、麻醬及辣醬,十足吃豬腸粉。

蘿蔔味濃,勝過不少店 / 拍攝:老陳
巧手蘿蔔糕

以街舖吃的蘿蔔糕來講,《劉新記》的很不錯。

風格跟《盛記》相若,是腍身且蘿蔔味濃的版本,簡單以豉油熟油淋之,已十分好吃,並不用混醬的。

店內貼滿舊照片,彷如走進歷史博物館 / 拍攝:老陳


劉伯說,數十年前新馬司往澳門開show,都愛到《劉新記》吃麵。 / 拍攝:老陳

現舖位是新建的,未拆前是如此模樣。 / 拍攝:老陳

竟然在這裡看到《香香餅家》的原舖。 / 拍攝:老陳

波爾多五大酒莊Château Latour?是劉伯的兒子喝罷贈樽以釀黑蟻酒的。 / 拍攝:老陳

環境似足八十年代。 / 拍攝:老陳

店裡周圍都是舊照片。 / 拍攝:老陳

店主劉先生 / 拍攝:老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