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0月10日 星期日

韓國釜山 // 機張盲鰻

註:本文於2010年10月10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    釜山有種地道海產,非人人可接受,此物就是盲鰻。

    盲鰻活在海裡,形似鰻魚,不過沒有親戚關係。因鰻魚是輻鰭魚綱,而盲鰻則屬盲鰻綱,比起豬牛同屬哺乳綱,關係可謂疏得要緊。

    盲鰻之名,大概因其眼睛退化,只餘白色薄膜而得來。除此之外,與鰻魚最大分別,是表皮極硬,且體內無骨。身體受刺激時,更會分泌大量白色黏液,看過的話必倒胃口,可幸店主於我們埋單後才展示給我們看。

    盲鰻在釜山不難找,於扎嘎其市場外便有幾家食店供應,不過在旅遊節目及旅遊書推波助瀾下,港澳人不止認識盲鰻,且必訪位於機張的食店“機張盲鰻”。不過“機張盲鰻”確是聞名的,全因店主斥巨資建設備,抽取深層海水配以大水缸,為捕獲的盲鰻提供最接近深海的環境,以保持盲鰻的質素。且店主堅持古法炮製,把活生生的盲鰻,直接放在稻草上燒,亦是賣點之一,故曾接受多間韓國電視台採訪如MBC、SBS及KBS等。稻烤以外,還有一種食法,是以生松葉來烤;我參觀其過程,其實也是稻燒,不過盲鰻伴以生松葉放架上,稻草放於架下燃燒。

    我們分別點了稻烤及生松葉烤試試。烤好後,盲鰻烏黑得像炭,此時阿珠媽戴上手套,握住盲鰻兩邊拉,把外皮去掉,餘下雪白色肉身,再剪成一件件;看其橫切面,內裡墨綠色的,像粗身的蟲多於魚。夾件吃之,咬落爽口兼彈牙,不像魚肉質感,也不似吃肉;味道帶鮮甜,但不是魚味,有點古怪,難以形容。稻燒與生松葉燒的有啥分別?其實味道分別不大。

    店主見我們吃得不雀躍,便說盲鰻的味道非外地人能習慣,建議將先前烤好的,即席來個韓式辣炒。盲鰻肉經過辣醬的洗禮,蘸些包醬(Ssam Jang),放上生蒜片,裹以芝麻葉吃之,味道確是較易接受,但礙於其觀感,大家沒吃完便放棄。

    地址是機張邑始浪里五七二‧四,電話七二二‧二三三三。

    (韓國釜山遊‧十六)

《機張盲鰻》 (기장꼼장어 / Gi Jang Gom Jang Eo)的店主

 盲鰻

 盲鰻的眼睛已退化,只餘白色薄膜。與鰻魚最大分別,是表皮極硬,且體內無骨。身體受刺激時,更會分泌大量白色黏液

 稻草燒盲鰻

 稻草燒盲鰻

 生松葉來燒盲鰻,亦是用稻草來燒

 稻燒盲鰻 (짚불곰장어 / Jip Bul Gom Jang Eo)

 稻燒盲鰻 (짚불곰장어 / Jip Bul Gom Jang Eo)

 稻燒盲鰻 (짚불곰장어 / Jip Bul Gom Jang Eo)

 稻燒盲鰻

辣炒盲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