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7月11日 星期日

韓國釜山 // 繼續海鮮早餐

註:本文於2010年07月11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    在扎嘎其市場買罷海鮮,便跟阿珠媽上二樓,乖乖等吃。

    甫坐下,檯面已堆滿前菜與蘸醬。泡菜有辣白菜及蘿蔔,另有連殼烚花生、烚紅蘿蔔條及枝豆。小碟內有牙膏狀靑芥,倒上豉油,就是日式刺身吃法。另有包醬(Ssamjang / 쌈장),是韓式刺身吃法的蘸醬,乃苦椒醬(韓式辣醬)混以大醬(韓式麵豉醬),再加上麻油、蒜茸、洋蔥及蔥粒等,令其味道複雜,形同廣東人吃火鍋的豉油混有熟油、生蒜及辣椒粒。

    先上桌的,是兩大盤活魚刺身,當中有鯛魚、鰈魚及黑曹以魚,合共應有二百片,數量驚人。如何吃法?先拿生菜片,放上韓國紫蘇葉(芝麻葉),再夾些魚刺身蘸包醬,然後包着吃,乃正宗韓國吃法。生菜爽脆,紫蘇葉幽香,魚刺身爽彈,包醬又吊出鮮甜味,是不錯的體驗。

    小章魚刺身上桌,足爪仍在緩慢蠕動,Daisy提議蘸辣醬,足爪立時生猛扭動;放入口咬之,肉質煙韌,也略有鮮味。鮮鮑魚切片劃花刀做刺身,爽口得來偏硬,但不及煮熟的鮮甜,是正常。赤貝並非日式的蝴蝶切法,也沒有過冰水程序,故未及日本當地的爽彈,但非常新鮮,不腥不霉。帶子刺身(不是帆立貝)也新鮮,但鮮甜度未及煮熟的。

    海鞘、海參及海腸三種刺身堆在一碟,又橙又黑又粉紅的,貌似魚檔棄用的內臟。逐一試試,海鞘爽口像海蜇,海腸也爽口,海參則硬得要緊,通通不腥沒異味,但鮮味不突出,還是蘸包醬吃最好。

    預早吩咐阿珠媽別切開海鞘的身,以作酒杯,斟上韓國燒酒,酒液帶鹹鹹的海水味,感覺更順喉。不喝酒的,不妨試Cider,乃透明的蘋果汽水。

    燒生蠔、燒響螺及燒螄蚶亦陸續上桌,鱈場蟹則壓軸登場,因要蒸三十分鐘才行。原條蟹腳肉入口,極鮮美,質感彈牙不霉,游水貨眞不同,吃罷不想念自助餐的急凍沒味貨色。

    最後一算,這麼豐富的一餐,連工包料,每人才港幣二百多元。

    (韓國釜山遊‧三)


 扎嘎其市場二樓

 活魚刺身 (鯛魚、鰈魚及黑曹以魚)


 韓國人吃刺身,要以韓國紫蘇葉(芝麻葉)包著並蘸包醬(Ssamjang / 쌈장)

 活小章魚刺身

 帶子刺身(不是帆立貝)

 海鞘、海參及海腸刺身

 燒螄蚶

 蒸活鱈場蟹

小碟內有牙膏狀靑芥,倒上豉油,就是日式刺身吃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