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5月16日 星期日

日本東京 // 色川‧日本產鰻魚飯

註:本文於2010年05月16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    坊間的日式鰻魚飯,質感霉,鮮味欠奉,往往帶有泥腥味,兼有醬汁的死甜。其實都是現成貨,採用內地養殖鰻魚,在工場大量調味烤熟,然後包裝出口。食肆購入,翻熱後便奉客,跟速食無異。

    不過到東京吃,也未必是日本鰻,全因成本與貨源問題,故多數食肆亦採用內地工場貨。不過少數執着的食店,依然採用日本鰻。吃野生的,可找“前川”及“野田岩 ”,價錢不菲,且得看時令。吃日本養殖的,全年皆有,水準也甚高,是次便試了台東區的老店“色川”。

    創於一八六一年,至今已第六代。舖面不大,沒裝修,乃家庭式簡樸小店。只有廿六個位,要有排隊的心理準備。甫入內,陣陣炭火香撲鼻,皆因店主色川正則先生就在吧檯內烤鰻魚。風趣的他,邊幹活,邊跟食客談笑風生,令店舖洋溢親切感。店主是第六代,但廂房前的布簾寫着“五代目”,其實此乃老爸那代沿用至今。

    來這裡,不是吃白燒鰻魚,就是吃蒲燒鰻魚飯,沒他選,就是這份專注,令食物精益求精。鰻魚取自名古屋愛知縣的三河,每天鮮劏,先蒸煮,去除多餘油分,待客人落單時,才用幾支竹籤串起,放在炭爐上烤。雖在室內燒炭,但卻不怕大煙,全因店家採用貴價的備長炭,燒時無煙無火,且發出高熱,可迅速封住肉面鎖住肉汁。

    餐牌寫着“鰻魚重”,何解?乃以矩形木盒盛載鰻魚飯。分四個價錢,越貴越多鰻魚而已,皆送清湯及漬物。鰻魚飯一律蒲燒,即塗醬料來烤;想沒醬料?可叫白燒,但不能跟飯,日本人就有這種性格。鰻魚重上桌,鰻魚烤得微焦,新鮮熱辣,聞落有炭香,入口肉質軟綿,油脂豐腴,兼有魚味,並沒討厭的泥腥味,簡直是人間極品。醬汁最値得讚,不過濃,不死甜,沒蓋過鰻魚鮮味。飯也精彩,粒粒分明,入口煙韌,且帶醬汁的香甜,不知不覺便吃清光。

    地址是台東區雷門2-6-11。

    (東京之味‧五)


 《色川》創於一八六一年,只賣鰻魚飯

 第六代的色川正則先生

 待客人落單時,才用幾支竹籤串起鰻魚,放在炭爐上烤

 老爸那代(五代目)的布簾還未爛,故一直沿用

 上 鰻重 - 1,900yen

笩 鰻重 - 2,900ye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