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4月25日 星期日

日本東京 // “珈琲之店”‧愛養

註:本文於2010年04月25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    吃罷天房的天麩羅,不妨鑽進隔壁的小店嘆咖啡。

    此店名叫“愛養”,招牌寫着“珈琲之店”,位於天房與壽司大之間。跟魚河岸橫丁的其他食店一樣,也是舖位不大,故只容十八個客人。店內設有吧檯,放着一個古老的機器,是深紅色的磨咖啡豆機;牆上的古舊木牆架,又堆滿深紅色的咖啡鐵罐,它們就似互相輝映,讓小店充滿古舊氣息。

    我們一行六人,霸佔了吧檯位的大部分位置。吧檯之內,負責招呼我們的,是位化了妝的嬸嬸,她正是老闆娘。餐牌有英文,其實日文也是英文譯音的片假名,要甚麼好呢?先來杯Milk Coffee吧!只見嬸嬸三扒兩撥,便將飮品端到我面前,飮品以水杯盛之,杯上印有店名的日文讀音AIYO,杯中液呈淺啡色,已調好糖與奶。喝一口,一如所料,咖啡味淡,並不濃郁,是典型的日本人口味。想咖啡、糖及奶分開上?則要叫Coffee,會以厚身的闊口瓦杯盛之,杯身亦印上AIYO。太太要了Milk Shake,亦以水杯盛之,顏色像煉奶,液面浮着幾塊冰,喝一口,根本就是甜的凍奶水,與美式的是兩回事。

    要點吃的,一於來個多士。餐牌沒說明是甚麼口味,端上桌,是一塊厚的方包,似台灣的棺材板,切成八塊,一半塗上牛油,另一半則是果占。見鄰座的日本人叫Tamago(雞蛋),由於餐牌沒有,故又好奇試之,其實即是烚蛋,煮成半生熟狀,然後連殼放在蛋托上,給你匙羹去吃,像外國人的食法。見嬸嬸用剪刀般的器皿去弄裂蛋殼,又問她借來看,見其雕成公雞狀,頗特別,她說是歐洲製的。

    來這店,嘆咖啡,吃多士,其實也多寫意。看不明日文報紙,就觀察周遭的人生百態。當日就有位日本老伯,邊弄香煙,邊嘆報紙,優哉遊哉,十足我們上茶樓嘆茶的模樣。見有位做魚販的嬸嬸,沒幫襯,就坐在一旁猛抽煙,看她眉頭深鎖,像有百般愁緖似的。

    最後一提,這小店逢周日休息,來築地時要留意。

(東京之味‧二)


 吃罷天房的天麩羅,不妨鑽進隔壁的《愛養》嘆咖啡

 負責招呼我們的,是位化了妝的嬸嬸,她正是老闆娘

 邊弄香煙,邊嘆報紙,優哉遊哉

 抽煙的嬸嬸

 店內設有吧檯,放着一個古老的機器,是深紅色的磨咖啡豆機

 ミルクコーヒー(Milk Coffee)呈淺啡色,已調好糖與奶。咖啡味淡,並不濃郁,是典型的日本人口味

 ミルクセーキ(Milk Shake)以水杯盛之,顏色像煉奶,液面浮着幾塊冰,喝一口,根本就是甜的凍奶水,與美式的是兩回事

トースト(Toast)一半塗上牛油,另一半則是果占

  コーヒー(Coffee)是咖啡、糖及奶分開上

 たまご(Tamago)是餐牌沒有的,其實是半生熟蛋

 歐洲製的器皿用來弄裂蛋殼

たまご(Tamago)是餐牌沒有的,其實是半生熟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