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4月12日 星期日

泰國清邁 // 培山苗族村

註:本文於2009年04月12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    上培山看苗族村,車程約一小時,以為可小睡一會,但山路崎嶇,車子經常左轉右轉,搖得人睡意全消。

    苗族人從雲南遷來,才數十年歷史,服飾仍是以黑色為主,襯上鮮艷的粉紅與粉藍,十分搶眼。以為可以拍攝穿民族服的小朋友,豈料他們都穿便服,有個還穿蜘蛛俠衣,甚至有些只穿內褲在游泳,故難得遇上一個穿民族服的,立即為他拍照。

    來苗族村,除了看族人及其紡織品,就是看罌粟花與大麻。在後花園前,有間小士多,我們先購一瓶汽水解渴,族人突然道:“可以到裡面坐。”啊!原來這族人會說國語!我們於是老實不客氣,就到裡面坐。由於不清楚罌粟花的所在位置,所以便問族人,他說罌粟花只有少量,就在後花園入口處附近。我們去看,果然只得數盆,大約廿多枝而已,而且並非全已開花。花朶都是白色或是粉紅色,美艷動人,像穿着長裙的溫婉少女向你微笑,豈想像得到,美麗背後是條毒蛇,心裡不禁哼起 “誰將罌粟花種於路旁”。

    一位苗族老婆婆見我們看罌粟花,便走來介紹,可惜她不懂英語,也不識普通話,故只有用手比劃比劃。她指着未開花的蒴果表面,示意那被割過的表面流出的汁液,就是用來做鴉片。依我們所見,新鮮的呈白色,有些乾燥了後,便留下啡黑色的痕跡。

    看過罌粟花,輪到大麻了,但山頭太大,又是找不到,唯有拜託這位老婆婆。由於言語不通,我唯有扮抽煙,裝作迷糊狀,婆婆一看即明,點過頭,便帶我們到一樹下。她往樹上一抓,拿出一包東西,打開,原來是乾燥大麻!把我們嚇了一跳。她原來誤會了我想抽大麻煙,我於是往地上比劃,她又點頭,再帶我們到另一處,這時我們終於見到種在地上的大麻,連忙合手道謝。

    大麻不是很多,就只有一棵而已。印在Tee上的看得多,見眞身還是首次。完全不起眼,仿如普通植物,如不知其外貌的話,怎想到會是毒品之一?

    (清邁行‧四)

 培山苗族村入口

 苗族人

 罌粟花

 大麻

培山苗族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