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2月1日 星期日

香港 // 《榮川日本料理》

註:本文於2009年02月01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    在澳門,想吃日本菜,並不難找,但行貨居多。想吃得正宗,且大量日本時令魚鮮選擇,非大花銀兩不成。試過一間東京來開分店的,魚鮮種類多,連喜知次、縞鰺、螢火魷魚、鮟鱇魚肝及鱈魚白子等也有,當然亦少不了佐賀和牛,可惜人流少,魚鮮去貨速度慢,心感價錢與質素不成正比,還是想念鄰埠榮川的平靚正。

    榮川曾是麗嘉酒店裡的高檔日本料理,隨着酒店結業,師傅與班底們搬往商廈,包裝成築地市場格局,轉戰中價市場,每晩從日本返魚鮮,有些甚至是游水活貨,經常即晩賣光,新鮮程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 這裡的鯛薄切是必試的,上桌前,師傅已下了海鹽及松露油,頗香,正彌補魚鮮味的不足。魚片入口煙韌彈牙,切絲的魚皮亦爽脆,十多片才賣三十八大洋,難怪每檯都叫一客。

    當天有螢火魷魚及鮟鱇魚肝,即每樣要一客。一碟螢火魷魚呈啡紅色半透明狀,才指頭般大小,入口鹹鮮爽口,作為前菜眞不錯。鮟鱇魚肝是酢物,即以醋涼抹,非常軟滑。侍應說有鱈魚白子,於是也要一客,何謂白子?即魚類的精囊,入口很滑,不腥,由於也是酢物,故亦沒有膩的感覺。見有鮮活的粒貝,不可不試。粒貝即響螺,不過體型較小,切片刺身,爽脆非常。

    多數人吃刺身,都大吃三文魚,其實講求味道的細膩,非吃白身魚不可。所謂白身魚,即肉身呈白色的魚類,味道通常較淡,不是人人喜愛。來一客縞鰺(Shima-aji)刺身,便可吃到白身魚的清甜,呑進肚裡,魚油的香味仍在口中,是吃魚刺身的另一境界。另外也有鰤魚及赤睦魚,最好集齊朋友去吃,每樣也試之。

    這裡的喜知次(Kinki魚)也平,大約是街外的八折。這是北海道名物,活在寒冷深海,故滿身魚油,是日本高檔食材,可鹽燒及汁煮,想要刺身也可。

    最後推介和牛尾大根煮,牛味濃之餘,日本大根亦清甜得過份,並非一般蘿蔔可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