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月11日 星期日

香港 // 還是《九記》好

註:本文於2009年01月11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    往香港尋美食,不必乘地鐵,由信德中心往上環的皇后大道西,便有潮州巷的老字號陳勤記,再往皇后街的熟食市場去,又有潮州美食如粿品及豬雜湯等。就算往中環,也可以到威靈頓街,有傳統茶樓蓮香、燒鵝聞名的鏞記、雲呑麵世家的麥奀,以及日本懷石料理馳名的Naozen。

    早前,特地到中環歌賦街,一心想去大牌檔勝香園吃早餐,嘆其茄牛通以及咖央脆脆。可惜是日休息,無緣份也。

    旣然來到歌賦街,想起早前《蘇Good》介紹的牛記。阿蘇吃其清湯蘿蔔腩,直豎拇指猛讚好吃,橫豎在這附近沒啥好做,便即管試試。

    其實同是歌賦街,就在勝香園對面,已有九記這專賣清湯腩的老字號;其牛腩伊麵,雖油膩,但牛味足;牛腩沒有柱候醬的濃味,反而突顯清甜的原始肉味;麵條吸收了牛腩精華,入口充滿牛肉的香甜,實在不錯。

    來到阿蘇介紹的牛記,是茶餐廳,清湯蘿蔔腩以瓦煲上,是餸菜,並非如九記的麵食。良久,清湯腩上桌,據節目介紹,墊底的蘿蔔以少量冰糖吊味,再放上腩件齊滾於上湯中,故上桌時湯仍在滾。

    甫開蓋,有些微香味,但不是牛味,而是上湯的味道,以及當中兩片月桂葉的香氣。我手起筷落,滿懷信心的夾一件崩砂腩,甫入口,已發覺不對路,根本與九記不可相提並論,何解呢?

    首先,腩件無甚味道,香氣也欠奉,十足煲湯餘下的湯料,就連嫩滑二字也觸不到,單是這一點,已不値得特地來試,要吃這種貨色,倒不如在澳門俾利喇街吃咖喱文。

    輪到蘿蔔,它給我的印象,就是跟腩件同床異夢,即是蘿蔔沒有吸收牛腩的味道。而且,又不見得如阿蘇形容的清甜,只是很普通的味道而已,澳門普遍的食肆也做得到。

    不過湯的表面,確是沒有厚厚的肥油,不愛油膩的食客或喜歡,但湯也跟牛腩的味道沒有關係,加上蘿蔔,明顯就是三國鼎立,大家互不相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