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月4日 星期日

別矣!劉德記

註:本文於2009年01月04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早前網上有消息,指妳快將離去。我沒有相信,還時常經過附近,也沒有來探望妳,以為來日方長,總有機會。如今知妳突然離去,沒機會再見,彷彿痛失至愛,十分惋惜。套用劉以鬯《對倒》中的兩句,那個時代已過去,屬於那個時代的一切都不存在了。

過去跟妳,曾有過不少快樂時光。

兒時,每逢周日,便會跟妳見面。冬天喝華田,夏季來杯紅豆冰,西多士則不分季節。老爸總替我塗好牛油,再下糖漿,然後用餐刀在表面刺幾個洞,讓牛油與糖漿滲入多士內,切塊放入口中,好比蜜甜。

過往,這茶餐廳的餐牌上,曾有漢堡包這玩意。在澳門未有麥當勞前,那三個字多吸引兒時的我,但老爸向來叮囑不要試,我覺得他這樣說,必有他的道理,故我一直沒有嚐過。

老爸的口味沒變多少,從來就是奶啡及油多。多士表面烤得香脆金黃,不遜西多的美味。那多士只是一片方包,不消半分鐘便可吃光,但老爸就愛嘆著報紙,然後消磨個多小時,似乎意大利未有慢食運動之前,澳門人早有慢食的良好習慣。

長大後,間中也會來探望妳,雖然歲月催人老,但那親切的感覺沒有變改。雖坊間不少人認為妳的食物不及當年,但我嚐過凍奶茶、菠蘿油及炸豬扒通等,依然沒有遜色,不知是加了感情分,還是我就愛這簡單味道。

試過某天清晨六時,跟少陳及阿寬來探望妳,那時人客不多,比平時清靜,故茶水間傳來清脆的食具碰撞聲,特別響亮。我轉頭一看,只見老闆於茶水間起舞,右手一撥,數隻杯碟被排得不偏不倚,然後兩手一揚,杯亦放好,不止快狠準,而且節奏俱備,這種功架,非點滴累積不成,印象至今還在腦海。

近年面對人手短缺,以及食材成本上漲問題,我猜妳的壓力頗大。而且新《勞工法》的推出,以及業主的收舖行動,如此雙管齊下,奪去妳的性命,真的非常遺憾。希望有朝一天,可於某地見妳重生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