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9月14日 星期日

淺談生蠔

註:本文於2008年09月14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自高級酒店爆發問題生蠔事件,兩埠共二百多人不適,市民開始聞蠔色變,不敢碰之。

來貨價僅一塊錢的大連急凍半殼蠔,佯作身價至少十塊錢的冰鮮貨,可謂充滿搏矇精神!

大連急凍蠔,價廉得很,在港食肆用作酥炸,或於燒烤場用,絕不能生吃。澳門人吃生蠔,到橫琴海鮮街去,選購鮮活的,大吃特吃,也不覺肉赤。我最愛是胡椒湯浸,寧舍突出蠔鮮味。或者連殼炭燒,簡單的下蒜蓉,已覺蠔香四溢,連殼上的水啖之,原汁原味。

享用生吃的蠔,得花點錢,一分錢一分貨,不會死錯人。九月至十二月,全是「ber」的月份,這期間,愛吃歐洲蠔的老饕,無不食指大動,恨不得往蠔吧去,Belon及Fine De Claires各要一打,再開一瓶Chablis或香檳,一口蠔,一啖酒,人生樂事。至於夏天,南半球剛好是冬天,便輪到澳洲蠔發威了。

想吃歐美靚蠔,又想經濟一點,可到鄰埠某高級超市。各種靚蠔任君選擇,猶如街市買海鮮,比食肆便宜是正常。即叫即開,不用甚麼檸汁雞尾醬,全因蠔隻新鮮,完全不腥。用叉子輕按其裙邊,見其收縮,証明生猛也!本埠某高檔超市也售一兩款法國蠔,但我試過購之,雖鮮活而不腥,但肉身瘦削,不夠過癮。

到火窩店吃生蠔,除了橫琴蠔,最好是日本廣島蠔。其實都是急凍貨,解凍賣之。在湯中灼熟,不用點醬油,即放入口,只覺蠔味濃郁,鮮甜得過份,完全將橫琴蠔比下去,看看價錢,近六十元得七八隻,不好吃才怪。

蠔吧常見熊本蠔,掛著日本名,但其實是美國貨。要生吃活的日本蠔,除了到北海道吃厚岸貨外,可幫襯港澳的高檔日本料理,尤其由執著的日本師傅主理的,通常可找到來自北海道的、福岡的、仙台的,以及新潟的生蠔,全是可生吃的貨色,大隻得來鮮甜,不像美國珍寶蠔大而無味,但由於鮮有批發,多是私人的飛機貨,故價錢貴得驚人,吃一隻便索價百二甚至三百大洋,亦不出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