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6月8日 星期日

調味人生

註:本文於2008年06月08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“生活和食物一樣,要加油添醋才完美。”是希臘電影《情尋色香味》(A Touch of Spice)裡的對白。

小主角的外公,愛用香料作比喻,如金星,就比喻成肉桂,因維納斯代表美麗女人,十足玉桂般甜中帶苦。

中式調味料,或者也可作些比喻。

製作菜餚,以生抽調味,單看其色,淡而不起眼,實不知其咸的程度,一嘗之下,方知咸味足夠,可比喻一個低調而有內涵之人,單看外表,雖平凡非常,也難定奪非深藏不露、大巧若拙之才。

相比之下,老抽色濃,只需兩滴,便使菜餚上色,狀甚夠味。實在嘗過之後,方知真偽,有如巧言令色之人,笑容燦爛,予人友善之感,若不深交,難知是否偽君子。

廣東食物,不乏蘸醬吃的例子,有時不為食物增味,而是鍾情醬的味道,是有點本末倒置。如吃蒸腸粉,淋上大量生抽麻醬甜醬等,甚至添上辣醬與芝麻,如此混醬蓋住,縱是米香豐盈,也餘醬味矣。籠統說法,可比喻醉翁之意的感情,如愛上惹火尤物,只貪其色,或是戀上富家子,只貪其財氣而已。

吃街頭牛什小吃,常見芥末醬與辣椒醬,嗜辣者愛之,為食物添上非凡味道,尤其芥末醬的攻鼻,更是辣的另一層次。有如不同的感情關係,有人愛穩定,有人愛刺激,願打願捱,無分好與壞。至於蘸芥末醬,可比喻前路崎嶇又刺激的戀情,明知地雷滿佈,也願燃起愛火,雙方感覺過癮,享受箇中滋味,這個境界,非外人會明白。

同樣道理,蜆蚧醬這東西,以鮮蜆製作,既咸且腥,故鮮人碰之。若然愛上,猶如嗜榴槤,必然極愛,故愛與不愛,極端非常,沒有灰色地帶。可比喻年齡相差廿載的戀愛,不是人人可接受,但緣來沒法擋,一旦開始,禁也禁不住。

至於食鹽,單嘗的話太咸,灑在肉上,則吊出鮮味來,故兩者不可缺少對方。正好比喻嬰孩的誕生,不是為父母添麻煩,而是讓我們的生活添上無限色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