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6月22日 星期日

淺談清酒

註:本文於2008年06月22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論日本清酒,級數高低,全乃精米度,即磨走米粒外層,餘下的百分比。精米度越小,磨走的蛋白質與脂肪越多,釀成的清酒品質越好。按此數據,以及有否加入釀造酒精,分出本釀造、特別本釀造、純米酒、特別純米酒、吟釀、純米吟釀、大吟釀及純米大吟釀。

除此之外,地域、用水與米種,杜氏(釀酒技術長)與發酵過程,也影響酒的品質與風味。酒度、酸度及氨基酸度,決定成品辛口抑或甘口、濃醇還是淡麗。還可按口味,分成薰酒、爽酒、熟酒及醇酒,分別配搭不同食物,也是學問。

就以上種種,可見欣賞清酒,跟玩葡萄酒沒兩樣,複雜而有深度,得花上時間與金錢,由低喝起,了解級數分別,以及各樣米種的個性,絕不能一步登天。喜此道者,遵從觀、嗅、飲、呼的品酒方式,慢慢嘗出層次來,樂趣無窮。

我雖為劉伶,但與品酒師相比,尚差萬里長街,故仍不斷發掘好酒。近日與友人談清酒,提及精米度達35%的《久保田萬壽純米大吟釀》,比大吟釀標準的50%以下,再少15%,被臻至此境界,可謂純米大吟釀之中極品,相信本澳難尋。後來他往港,提議購之共飲,我聞言,當然叫好。

友人往港當日,在《City Super》選購,見同一品牌新貨,乃夏日限量發售的《久保田翠壽大吟釀生酒》,不過價錢牌,卻標錯“純米大吟釀”,即無添加釀造酒精。包裝盒上沒寫精米度,問女售貨員,她表示跟《萬壽》差不多。友人來電問之,我記得精米度不及《萬壽》,但既然女售貨員說差不多,且又是夏日限量發售,於是建議轉買《翠壽》。

豈料到日本網站查之,原來精米度是42%,比《萬壽》多7%(更差),且便宜《萬壽》千多日圓,但在《City Super》,索價竟跟《萬壽》一樣,只怪沒熟讀此品牌資料。不過能嘗此生酒,喝其鮮活香氣,也是美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