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月6日 星期日

成長

註:本文於2008年01月06日刊在《澳門日報》新園地的《男人表情》

有聞蔡瀾常道:『未吃過最好的,別說某食物不好吃。』我同意。即未嘗過正宗意菜,別因小埠上幾間低質素餐館而怕了意大利媽媽的味道。

想起從前的我,對青口沒好印象,只因它口感如橡膠,且鮮味欠奉,哪及得上花甲與大蜆的鮮美?某天閒逛Hyper Gourmet,發現有冰鮮的西班牙青口,不像平常超市的急凍貨,於是購入少量,回家以葡腸及白酒煮之。入口,驚覺肉質鮮嫩無比,美味非常。並非自跨廚藝好,而是吃過更好的食材,方知同樣食物也有另一番味道,不可硬記著從前的壞印象。

如同早年夜場流行飲用芝華士(12年),不論混以綠茶或是梳打,一喝而盡實不是享受;後來流行黑牌威,亦不見得好喝,正好用作輸家的罰酒。若從此見鬼怕黑,不碰酒液,實對這生命之水不公。嘗試喝更高層次的15年綠牌,或者更久的18年金牌,將後者整瓶冷凍,然後將酒液倒入冰過的威士忌杯。搖之,蜜味四溢;入口,果香清甜;放下酒杯,仍覺餘韻悠長;若配以黑朱古力享用,更是突出濃郁酒香。再回想黑牌,猶如出前一丁與童星點心麵之比,若選其一作晚餐,當然是前者派上用場。若往後轉飲18年或以上的單麥威(Single Malt Whisky)Macallan,經此境界,更是沒有回頭路。

論及黑朱古力,友人少陳是專家。品牌如Valrhona或是Godiva,他早瞭如指掌。近日我跟他到威記買德國的Feodora,即賭神吃的那款。試一口,於舌上慢慢溶化,富濃郁可可味,從此對朱古力另眼相看,立時有感三角與吉百利之類是小孩子玩意,實在爭天共地。我吃罷,他說這品牌的質感未夠柔滑,可見他境界之高。

其實任何事有了個比較,感覺也截然不同。於元旦之時,回想去年,若感過往風浪只屬小事一椿,簡直不屑一顧,恭喜你!你成長了!